驴友裸辞旅行一年让人生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走四方
2017-05-29

主播 | 温柔

配乐 | The Weepies - Gotta Have You

在同一个环境下待久了,人很容易想要逃离到另一个地方去。很多人都想要放下工作去旅行,但真正能做到“裸辞”的人,并不在多数。

为什么?原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担心”。担心这个决定是错误的,担心旅行回来之后一切都变了等等,这其实都是对于“未知”的害怕。

本文作者祁十一就曾想要逃离,而裸辞旅行了一年。有的人很赞同这样的做法,有的人则持否定态度,但“没有哪条路是指向万无一失的胜利之路。”

我们不妨看看作者的心境,来做出属于我们自己的选择。

——小编荧荧

1

我刚大学毕业半年后,曾经裸辞去旅行了近一年时间。一边走,一边在青年旅舍、咖啡馆打打工。

曾在厦门鼓浪屿的青年旅舍做过前台,也在拉萨街头摆过地摊、当过咖啡馆服务员,还在拉萨当地报社做了一个月的短期记者。

  

无边无际的自然美景让人陶醉其中,只要行走在青山森林之中、坐在雪山湖泊之旁,夜晚抬头看到皓然星空、皎皎明月,就常常觉得幸福。

那是一场近乎理想的长途旅行,自由自在,走走停停,不用急着赶路,只是随心所欲地看风景、旁观他人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或许不主流、也缺乏雄心壮志,挣不了钱,离功成名就的成功人生很远,甚至离结婚生子的安稳生活都有些距离。

但它却成了我人生中一段特别的经历,甚至成了朋友眼中我的一个标签。


当然,在路上的日子总有尽头,就像一切的热闹喧嚣都会归于平静。我在大半年后结束了这样居无定所的旅行生活,此后在北京安稳工作数年。

如今,从自由任性的青春年代进入相对稳定的人生阶段,尝试理性地思考总结,那一年的辞职旅行,到底给我的人生带来了什么?

若功利地去评判,它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2

我当年辞职去旅行,不能不说带有逃离的因子。

这些年,逃离的话题始终经久不衰。大城市里的年轻人,时而在沉重的压力下探出头来,憧憬另一种生活。

逃离,成为走向别处生活的一种想象、尝试与实践,也像是一种减压手段。而从我的经验来看,逃离,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

一本正经步步高升的人生当然属于赢家,可有时旁逸斜出走走神儿也是一种独特的人生体验。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去了一家很权威的主流财经媒体。去的原因符合一般的常识:它是国内最好的,极具理想主义色彩。

对于像我这样,从小是优等生、毕业于所谓名牌大学名牌专业的人来说,工作要去最好的单位,简直是一脉相承的惯性思维。

即使那会儿我一点都不喜欢财经新闻,对经济类的东西既不感兴趣也不擅长。

进去之后,在懵懂中又被安排去做冷冰冰的上市公司数据新闻报道,那简直是一个开场便注定结局的悲剧。

果然,做了半年,我文艺青年的神经就被数字、财务报表和各种经济会计名词搞得要崩溃了。

加之刚刚从单纯的学校进入复杂多变的社会,工作不是自己感兴趣且擅长的,人处于一种断裂之中,就好像在这份工作中的你不是你自己,只是徒具一个社会身份的空壳。

或许很多所谓的优等生都曾有过这样的困境:

从小智力尚可成绩优异,饱受关注与赞扬,但在诸多关注目光的压力下,多少会在不知不觉中去满足他人的期待,将他人的赞美与向往当成自我存在的标尺,而真正充实的自己却没有足够的空间生长起来。

这样的人生总有一天会出现危机,或早或晚,或大或小。我的危机就出现在大学毕业后的那半年。

幸运的是,我很喜欢四处旅行,那几乎是执念一般非去不可的喜爱,所以辞掉工作去旅行的念头拯救了我。

这样的念头出现在脑海里时,整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于是果断辞职,开始了一段自由自在的生活。

3

那一年里,与大自然的亲近、没有压力的自由行走,带来了一种放松状态。脱离家庭学校,简单地打打工、旅旅行,也不是不可以嘛。

在别人看来,这样的旅途不乏辛苦:

背着40升的大包四处辗转,赶车、找旅馆、爬山涉水。

除了停在厦门、拉萨打工的日子,其余时间都处于一种居无定所的漂泊状态。

但自己却不觉得累。


那会儿年轻,只觉得好玩儿,浑身有挥洒不尽的力气,还有种真真切切“在路上”的豪迈与激情。就好像前方有看不完的风景、走不尽的路,整个人始终处于一种不断行走的兴奋之中。

一年时间,似乎也将自己从一种沉重的重负中解放了出来。

没有大业要去成就,没有何种身份非要获得。不必什么都要,只是简简单单地做自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喜欢的生活,挺好。 

在厦门的青年旅舍打工时,父母曾来看我。我们去海边散步,走到岔路口,母亲说:“走没走过的路。”

又走到一个岔路口,我打趣地说选条没走过的路吧,她笑了:“也不可能永远走没走过的路,人总归还是得回到一个点。”

母亲的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也觉得像是人生与旅途的一个譬喻。

永远年轻永远在路上,像是一个玫瑰色的梦,大多数人都会寻到安稳之地,停下来,扎根生存。

4

我的旅行进行了一大半时,自然而然地觉得需要一个终点,停下来好好工作生活。

2009年12月出发,走到甘南的郎木寺时已是次年的7月,正是在郎木寺,获得了下一步如何走的启示。

有一天,听说镇上的白龙江就是流至重庆的嘉陵江源头,便很想去看看源头到底长什么样。在青年旅舍里召集了几个感兴趣的人,一起沿着溪流徒步前行。

走了一个多小时,泥土路拐了一个弯。就在转弯的那一刹那,突然被一个念头击中:

还是继续去媒体做记者吧,对此依然怀抱热情。只不过不做财经新闻了,改做更感兴趣的法治新闻。

一直对功利主义有些排斥,相信跟随自己的兴趣前行就是正确的道路。

人活于世,总是需要前进的动力,父母老师的权威、害怕自身境遇不堪的恐惧、担心落后于人的同侪压力,都可以成为驱动人往前走的动力来源。

但这些不过是被动的推力,若缺乏发自内心的主动渴望,一个人不可能走得远。

我的辞职旅行,也多少带有些探索的味道:如何以自己的本来面目与兴趣,存活于世。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找到了答案,所以后来去了北京,在一家主流媒体里做起了法制记者。

两年时间里,对社会公共事件的好奇心、对写作的喜爱成为工作生活的动力,很自然地成长起来,获得赞美与奖励也是随之而来的事。

也始终忘不了那次探索江河源头的徒步旅行。在经历走错路、爬错山以及山顶的苦风凄雨后,我们最终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找到了嘉陵江之源。

当我站在那块大石头前,看着从石头里流出来的一小股水流,还是觉得很神奇:滚滚江河的源头,原来就是这般细小之水。

大概所有事物的起源都是如此,始于细微,广纳百川,终成浩荡之势。

人又何尝不是呢?或许每个人都需要找到这样一个源头吧,它可能细小、不起眼、被他人甚至自己所忽视、瞧不起,但那是真正属于你的东西。

在你的心底深处发端,并会推动你前行,直至实现,或者死亡。

5

回过头去看那一年的时光:不在一个有前途的公司里占个坑、没有很高的薪水可以拿、也没有为今后发展积累资源人脉,看起来好像任何现实性用处都没有。

但若不以功利的目光衡量之,又好像有用的不得了:比如获得更大的自由,将人生调整至一个正确的方向,成为自己,以及更多连自己都无法评测的“有用”。

回到最初的问题:辞职旅行一年后,我的人生变得更好还是更糟?

答案是:没有标准答案。

前段时间,在上海见到大学同学们,大部分同学都在勤恳工作,安稳生活,不少已经做到公司中层,有单身的也有结婚成家的,买房买车,日子过得挺有劲,处于稳步上升的阶段。

我在同学们中显得另类,却能很好地交流。我对他们在公司里如何奋斗、如何处理种种关系感到好奇且有趣,他们亦对我的自由生活表示出羡慕。

在这个三十而立的年头,我们已明白无误地,奔向各自的人生道路。

有何好与糟糕之分?

生命始终是一场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过程,酸甜苦辣都必然会品尝到。没有哪条路是指向万无一失的胜利之路。

有人选择宽阔大道,有人喜欢曲径通幽,有人马不停蹄直奔目的,也有人中途休息,旁逸斜出。

没有唯一正确的道路,只有是否走在自己的道路上,并坚持走下去的差别!

“未来你会裸辞去旅行吗?

为什么”

评论告诉我们

小编苏晓会来翻你牌子哟:)

 -END- 

编辑 | 苏晓

校对 | 流云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主播-

温柔:95后金牛座女汉子,卖的了萌,耍的了酷,谈的了人生,聊的了梦想。想用声音温暖独一无二的你。

个人电台:荔枝FM1923090,个人微信:CY950422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7669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