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房2016驴友山难记录

走四方
2017-01-17

愿每一位出行的山友都能平安归来。图片来源:山友“安哥”

有些人,有些事,不该,也不能被忘记。

2016年,户外运动进入新元年。山友们也一定注意到了身边有越来越多的小伙伴,会在某个周末收拾或繁或简的装备,走进山野。

与此相伴的,是意外事故的增加。

据统计,2016年共发生278起登山户外事故,其中死亡人数47人(数据来源:中国登山协会高山探险部),2015年这两个数据分别为189起、44人(数据来源:《2015年中国大陆登山户外运动事故报告书》)。

本文将按时间顺序,梳理2016年发生的山难记录,若有遗漏,请留言告知,后续补充。

山友双桥沟攀冰

因冲坠意外丧命

事故地点:四姑娘山双桥沟

事故时间:2月10日

罹难原因:冲坠

罹难者:十四(本名张彬)

2月10日,大年初三,四姑娘山双桥沟传来噩耗:山友十四在龙壁攀冰时,不慎发生冲坠,重伤不治身亡。

救援队将十四运送下山。图片来源:《国内资深攀冰者张彬 四姑娘山坠亡》

此次攀冰除了十四外,还有古古与倪志昕。从倪志昕发布的《2016.2.10双桥沟龙壁攀登事故报告》信息介绍,9日三人共同拟定了一个攀登方案:

精简一下装备,带必要的锥、快挂和古古的两根petzl 8.2mm 50米双绳,十四领攀,分两段完成。

10日上午10时30分,三人从龙壁根部开始攀爬,十四按计划做先锋,倪志昕在后保护。

截至前面3颗冰锥,一切都很正常,意外发生在第四颗冰锥时:

2016年2月龙壁上的冰较少(右图,左图为2014年2月时的冰况),事故报告中分析此为导致十四死亡的原因之一。图片来源:倪志昕发布的《2016.2.10双桥沟龙壁攀登事故报告》

到第四颗锥左右的位置,大约到了菜花冰的下侧,看见他(十四)明显犹豫了,停在一个位置呆了一二十秒。

所以我(倪志昕)大声喊:“怎么了?”

他回答:“我…我不知道怎么爬了。”

这时,古古也大声喊:“你往右侧的冰洞方向去,把站建在那里。”

他回答:“好的,知道了!”(记得第四颗锥应该是PETZL 13cm的黄金锥)

然后,十四继续向右上方,从这往上他的打镐产生的落冰明显比之前要多了,不过表现总体都很正常。(信息来源:倪志昕发布的《2016.2.10双桥沟龙壁攀登事故报告》)

距离第四颗冰锥不足约2米处,十四打下了第五颗冰锥。与此同时,倪志昕看着大约10米左右的绳余量,脑子里猛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如果他这时冲坠,我绳子的余量可不够放他下来的,到时该如何解决呢?

还没回神,十四已抵达了预计保护站下方1.5米左右,倪志昕害怕的状况也随之发生了:

突然看他一个趔趄,第一下hold住了,但紧跟着还是没有控制住发生冲坠。

我身体本能地紧抓住绳索,感觉稍顿了一下,但在预想发生受力的瞬间和距离并未感觉到绳索发生作用,看见他直接砸到了冰石台阶上(印象里是后背着地受力),然后继续向下滑落。

我被绳索向前拉拽了2-3米左右的距离,绳索发生作用彻底制动时,十四已在我头上2米左右的冰坡上,头部在下、下半身在上。(信息来源:倪志昕发布的《2016.2.10双桥沟龙壁攀登事故报告》)

上面红线为坠落位置,中间红圈黄色箭头是坠落着陆位置,下面红线是制停位置,下面红圈是倪志昕所处保护所站位置,以及被拉拽方向,红点为冰锥大致位置。图片来源:倪志昕发布的《2016.2.10双桥沟龙壁攀登事故报告》

紧接着,古古迅速从倪志昕身后赶来,俩人一起将十四从冰壁上放下。此时的十四虽没有大出血和明显外伤,但情况不容乐观,且随后出现了极速恶化:

他痛苦地大口喘息呻吟着,我和古古都在呼喊着他的名字,但没有应答,只是在痛苦的呻吟喘息,神志模糊......

这时,古古打完救援电话过来帮助拆除绳索,他身体开始乱动,我和古古都大声喊着:“十四别动!别动!”

古古整理绳索,我继续帮十四解除装备,这时他突然坐起来,但闭着眼,一把推开我喊:“你走开!”(这是他出事后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

继而侧躺下,身体朝向右侧,我想这样也许是他觉得最舒服的姿势,不过开始听到他肺腔有呼噜呼噜的声音,而脸部也开始发青,但人变得开始安静一些。

我继续帮他解除装备,时间不久(也许不到一分钟)我突然意识到,十四失去意识没反应了,去看他的脸,眼睛已经有些外翻了(那个场景感觉就像电影中的环节)。

我一惊,大喊:“十四!十四!”(在此之前我都没有认为十四会离我们而去)

古古听到我的呼喊的声音异常也跑过来,大喊着:“十四!”但没有任何回应,古古对我说:“你听听他的呼吸。”

于是,我离近听,只能听到极为微弱的呼吸声,说:“还有,但比较微弱。”观察了一下,感觉他的肺部略凸起,但由于还有脉搏我们没有做心肺复苏,胸外按压,只是让他保持侧卧,以保证呼吸顺畅。(信息来源:倪志昕发布的《2016.2.10双桥沟龙壁攀登事故报告》)

红线为运送线路及停滞等待救援位置。图片来源:倪志昕发布的《2016.2.10双桥沟龙壁攀登事故报告》

尽管随后十四以最快速度被运送至小金县医院,但依旧还是晚了。

2016年的第一季度,除了十四的离开,还有三位山友在出行时遭遇意外:

  • 2月9日,一名山友从海淀区阳台山公园登山失踪,三天后遗体在萝芭地附近被发现,已无生命体征。据在场搜救人员分析,该男子可能是突发急症致死:

这名男子身边的树枝已经被折断,可能是突发急症时折断的。(信息来源:《北京青年报》)

  • 3月12日,安阳林州山里某俱乐部组织了一场百余山友登太行山活动。当天下午15时,发现队伍中的一名中年男性山友失踪,手机无人接听,随后报警求援。(信息来源:《【搜救】安阳百名驴友太行登山失踪1人》)

  • 3月19日,林州户外救援队接到求助:一名62岁的山友与妻子一起跟随安阳某户外群在参与户外活动中,突感不适而晕倒。

事故发生示意图。图片来源:《【悲剧】安阳驴友户外登山再出事,晕倒后再未醒来》

经户外救援队与采桑镇医护人员联合救助,却发现该山友已无生命体征,遇难者于下午15:30左右抬到山下。据其妻子表示,丈夫患有心脏病,可能是运动量过大导致病情复发而亡。(信息来源:《【悲剧】安阳驴友户外登山再出事,晕倒后再未醒来》)

7月,是2016年山难事故发生最集中的月份。从该月的14日开始截至8月1日,短短半个月共发生七起山难,导致七位山友永远离开。

山友脱单下撤寻路,

滑坠命丧年保玉则

事故地点:年保玉则

事故时间:7月13日

罹难原因:滑坠

罹难者:山哥

7月7日-7月14日,四位山友“了.了”、“破牛”、“山哥”以及“无极”四人结伴攀登年保玉则峰,活动发起人为“了.了”。

目前,关于此次山难还未有各方参与者的报告发出,唯一能够获取当时信息的途径为“了.了”发布的《2016年保玉则南北穿越主峰_行记与攻略》,以下截取了帖中部分有关此次登山时的信息——
 

红色部分为此次穿越路线。图片来源:山友“了.了”发布的《2016年保玉则南北穿越主峰_行记与攻略》

攀登线路:四人经过三、四个月的私下琢磨讨论,决定走一条鲜有人攀登的路线登顶,即隆格村(或4400垭口)-下文措-上文措-扎隆玛尔当-主峰南坡-主峰垭口(海拔5200)-主峰北坡-妖女湖-仙女湖-北门或其他地方。走此路线的考量是“南坡冰雪相对少些,或许上爬登顶容易些”。

8日,正式徒步前一天,四人当时的状态有如下表述:

“了.了”出现高反,头疼,没胃口,出不了帐篷。其余三人则活蹦乱跳的在营地附近自由happy。

另外“无极”则从今天起一直拉肚子,但胃口不错。

9日,徒步正式开始。在顺利经过了海拔4000米的景区水泥路,下文措后,来到了通向南坡的扎隆玛尔当峡谷的入口处。攀爬该峡谷时,“了.了”、“无极”出现略微不适,

在爬行进入高差约200米的扎隆玛尔当峡谷时,阳光太强烈了,我和无极被烤得状态很是崩溃,导致破牛怀疑我俩是否能继续。

随后,“破牛”劝说队伍下撤走传统线路,未果。此时,他又考虑到牧民说此峡谷有十几只狼,同时其余队员也没有携带自己认为必须的冰镐和结组绳子等攀登工具,于是决定独自退出,下撤。

当日夜里,其余三人在峡谷一处溪流边的草地上露营,次日早晨开始向南坡出发。途中,经过了乱石坡、小片绝壁草坡,最终到达了海拔4800米的地方扎营。

攀登中留影的山哥(右)。图片来源:山友“了.了”发布的《2016年保玉则南北穿越主峰_行记与攻略》

11日,当天需要负重突破海拔5000米的雪线,但从帖子的叙述中,这样的高度是“每一个人的第一次”。在爬过了第二段乱石坡后,队伍抵达南坡冰雪混合路段,并在冰舌前处换了冰爪:

全都上好冰爪,继续前进,南坡的雪坡不算陡,但蛮长的。这月份的这个坡的雪面还算坚硬,虽然雪很厚,但很少一脚陷入到大腿根的情况,在装有雪托的登山杖的协助下,相对比较好走。

爬了快两小时雪坡,终于看到主峰的垭口了,无极和山哥状态也兴奋了。山哥居然跑到最前面去了,最终第一个登上了海拔5200的垭口。

大家在垭口时都没明显的高反,还有力气继续,看来形势不错。

随后,在距离主峰顶还有100多米,高差约500米的地方(此处两组数据为山友“了.了”帖中原句,但结合前后表述疑有误,应为距离主峰顶还有500米,高度差约100米),三人决定放下负重大包,轻装登顶。稍作休息后,他们很快来到一道窄窄的,深厚的雪脊面前,往前是各种崖壁,判定无法继续攀登。

于是,队伍选择在雪脊上面对主峰走一段,“山哥”兴奋地沿着越踩越深的雪脊上到了石壁下,约为海拔5230米。往后,三人开始找从北坡下撤的路,并在顺利下完雪坡后抵达乱石区。大约傍晚时,三人找到了一个有水源的沙地露营,

这里(从营地)远远可清晰地看见景区的大草地和妖女湖了,看看远处那多个指状孤峰绝壁下的大峡谷,心想估计是从那里边下山便是妖女湖了,貌似(路线)无悬念了。

12日早上出发时,“山哥”特别开心,因为前一晚只有他的手机有信号。图片来源:磨房上山友“兔兔是”发布的《7月12日年保玉则事故》

12日凌晨夜里,开始下起小雨,气温也速降。清晨十点左右,等不到雨停的三人开始决定下撤,但对路线有了分歧,直接导致“山哥”的脱单:

刚一出发,无极和山哥便指着远离溪谷方向的一侧说是该往那边走吧,我说你们怎么睡了一夜糊涂了,那边是绝壁陡坡啊,昨天不是看过应该是往溪谷方向走的嘛。

在浓雾小雨中,我首先摸索着走乱石堆中慢慢往溪谷方向切,想走一个大石板捷径,一路向下居然出了乱石遇到了点草坡。虽然陡,也比乱石好走,可草坡边缘全是绝壁,看不清地形。

正在琢磨咋继续往下时,发现山哥不见了,只剩无极跟着我。于是,我们爬上一个高坡张望,看见山哥在偏离溪谷方向下的一个草坡陡坡边缘站着找着路,看来他是认准了路就应该是偏离溪谷的绝壁方向,在证实自己的想法。

我们冲着下面的山哥呼喊,山哥挥舞着登山杖回应,并用杖指了下自己右下侧的陡坡,便走了下去消失在了雾中……

山哥与了.了、无极之间所处位置关系图。图片来源:《年保玉则山难死亡事件已刷爆户外圈,所有质疑竟来自一篇奇葩游记!》

约莫过去了二三十分钟,两人不见有动静,于是以为“山哥”找到了正确的道路,便来到陡坡处,想顺着“山哥”指的道路走下去,但走了几步感到坡度太陡峭,而且下雨起雾,能见度十分低,便退回到了安全的地方,开始呼喊“山哥”,并吹口哨示意。

没过一会儿,听到了“山哥”的口哨声,但声音却有些奇怪:

山哥有回应了,可是每次都是一声不长不短的吹哨子声音来回应,不知发生了什么,就这么僵持了约半小时。我和无极觉得应该是山哥被困在陡坡下,无法移动了。

此时,两人认为只能请求外部救援,然而“手机没有信号”,于是决定先下撤,想着找到“昨天已经看到下面不远妖女湖边的大毡包,就可能有办法了。”他们记下了“山哥”的GPS经纬度坐标和海拔坐标位置,随后下撤。

山友“了.了”发布的救援信息。图片来源:磨房上山友“兔兔是”发布的《7月12日年保玉则事故》

两人在到达海拔4700米处扎营后,手机断续有了一些信号,同时也接到了“破牛”已顺利出坝的平安信息。于是,利用微弱的信号,通过短信让“破牛”发出救援:

报告了山哥遇险位置,也报告了我与无极的露营位置,以防救援人员找不到山哥位置方便带他们去。同时,着重强调了引导所有力量用于救援山哥,且估摸他可能出现滑坠,并要求救援人员带上绳索方便施救。 

13日清晨,带着绳索的两位藏族救援男子抵达营地处。在带领两人来到“山哥”被困地后,“了.了”与“无极”多次呼喊“山哥”,但已无任何回应,随后两人为救援人员确定了“山哥”崖壁的确切位置后,转而下山。

当日,两人抵达妖女湖与仙女湖之间的草地扎营,此处有“些许手机信号”,可以与各方保持联系。当晚夜间雨停了。

14日,两人走完仙女湖时,遇到参与救援的警察。被告知,“山哥”的遗体已在运出中,救援的情形如下:

山哥遇险的地方是一片齿状崖,幸好被灌木挡了几下,累计下落约四五十米高,滑落在齿状外面。如果卡在齿状里边,就几乎不可能被搬运出来了。

据了解四人均结识于网络,活动发起者“了.了”曾独自成功穿越过鳌太、贡嘎、狼塔与四姑娘三峰的基础,网友评价是“有着过人的体能与山野辨识能力”。

此次山难引发了极大争议,虽暂无定论,但相信真相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乌孙古道失联近1月山友或因溺水遇难

事故地点:阔克苏河下游水库

事故时间:7月15日(找到遗体时间,具体遇难时间不明)

罹难原因:独自过河溺水

罹难者:水中的鱼(本名丁瑜)

7月15日,就在“山哥”遇难两天后,新疆喀拉峻湖景区一水电站工作人员,在阔克苏河下游的水库中发现一具遗体,后被确认为失联近一个月的山友“水中的鱼”(原名丁瑜)。

今年四月攀登中的山友“水中的鱼”。图片来源:bbs.rednet.cn

山友“水中的鱼”来自湖南,是一名游泳教练。6月16日,他与其余四位山友一起来到了乌孙古道的徒步起点琼库什台,独自一人提早了半日出发,从特克斯县喀拉达拉乡琼库什台村重装进入乌孙古道,并与其他人约好24日在出口处相见。

但直至约定时间,同伴们也未等到“水中的鱼”,遂发出了救援。5天的寻找中,救援队沿着阔克苏河近30公里的河道搜索了好几遍,但一无所获,无奈只能暂停搜救,家属也选择回家等待消息。

一个月后,7月15日疑似“水中的鱼”的遗体被找到,还穿着鞋。17日,经过比对DNA鉴定后确定身份。警方对丁瑜的遇难分析如下:

遇难原因可能是遇到暴雨,在土质松软的山崖失足跌落。参与搜救丁瑜的救援人员怀疑他是横渡阔克苏河时出了意外,夏季河里的温度低,下水容易抽筋,在这种情况下渡河,容易发生意外。

误以为已到安全地带,

山友解掉安全绳后滑坠

事故地点:四姑娘山三峰

事故时间:7月29日

罹难原因:滑坠

罹难者:方姓山友,来自四川德阳

7月29日,一名男性山友在与杨姓向导在攀登四姑娘三峰下撤时,认为已到达了安全地带,于是解掉了安全带。不料,随后在一处悬崖边休息后起身时,身体失去平衡,脚下一滑掉了下去,向导也跟着滑了下去。

据微博认证为“四姑娘山山野户外协作队”的杨先生转述:

中午12点左右,我正在和一位当地朋友闲聊。这位朋友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叫去三峰垭口抬人下来,“就是去抬这次出事的登山者。”电话里说,男性登山者已经身亡,受伤的向导也被救援队找到了。

出事点可能在三峰的垭口上下,是攀登三峰的必经之处。此处垭口海拔超过5000米,再攀登300米就是峰顶,最后这段距离也比较艰难,因为海拔超过5000米,每走一步都是挑战。

遇难者被送下山,为山友默哀。图片来源:山友“偏爱摇滚和国王”发布的《昨天(2016.7.29)四姑娘山三峰坠亡的登山者遗体找到》

据悉,发生滑坠的地点在垭口上方,海拔约5180米,遇难者最后在海拔4900米处找到。

大雾中走失,山友坠入百余米悬崖

事故地点:四川九顶山

事故时间:7月31日

罹难原因:滑坠掉下悬崖

罹难者:山友李某,研究生在读

7月31日,山友李某与四名同伴相约去往四川九顶山越野跑。途中,三人因身体原因选择放弃,剩下李某与另一位山友继续。

登顶后,两人沿路折返,但遭遇大雾走散。随后,李某在能见度相当差的情况下,不慎坠入了百余米的悬崖下遇难。

救援队搜寻中。图片来源:华西都市报

据悉,遇难者为川内某高校的研究生,出事地点位于九顶山一主峰。8月2日下午,救援队才在一处悬崖发现了遗体,

(李某)坠落的悬崖有100多米高,非常陡峭。现场,救援人员拿出200米安全绳,顺着绳子下降到悬崖底部,这是一处三条小河的交界处。

下到谷底后,救援人员发现,李某倒在河水里,头部严重摔伤,早已没有了呼吸。(信息来源:《90后研究生与人约跑九顶山 大雾中坠下百米山谷遇难》)

高反严重仍要登顶,

未等到救援已死亡

事故地点:雀儿山

事故时间:8月1日

罹难原因:高反引发肺水肿

罹难者:30岁男性山友,来自四川泸州

8月1日,一位攀登雀儿山的男性山友在登顶后的下撤中,因严重高反,引发肺水肿离世。

雀儿山。图片来源:山友“最爱路虎”发布的《[驴踪色影] 登山手记(二)——大美雀儿山》

从与这支攀登队向导接触的山友陈黎等人介绍,就在遇难日凌晨,该山友就曾在C2营地时,出现身体异常,

通过这支队伍的向导了解到,这是支自主登山的驴友团队。8月1日凌晨时分,他们位于海拔5600米左右的C2营地上时,便发现死者出现了高原反应,而且较为严重,已出现有肺水肿的迹象。

在陈黎的朋友圈中,他发布了一篇《雀儿山山难真实情况》的帖子,称该遇难者“出现严重高原反应后仍坚持要登顶,其他队员同样抱以侥幸,试图要进行登顶冲刺”,最终导致了悲剧发生。

另一名李姓山友也明确表示,“他错过了最佳救援时间。”(信息来源:《山友组团登雀儿山 遇“高反”不放弃冲顶一人死亡》)

8月1日中午12点44分,当救援队刚出发7分钟,再次致电出事山友想要获取更多信息时,接电话的山友回应“人已经死了。”

事情在朋友圈开始发酵后,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山友表示,遇难者其实患有病史,可能与肺部有关。据悉,遇难山友约30岁,来自四川泸州。

此外,7月29日还确认有一名穿越鳌太的山友失事,迄今有关该山难的详细信息还未被披露。

女山友徒步喀纳斯迷路

近10天搜救确认坠河遇难

事故地点:喀纳斯

事故时间:9月27日左右

罹难原因:坠入山谷河流

罹难者:20岁女山友任某


9月16日,广东20岁女山友任某独自一人抵达新疆,途中与郝某(女)、黎某与山友“肚哥”临时结伴徒步喀纳斯。

19日-22日,四人从贾登峪出发,顺利经过禾木抵达小黑湖蒙古包。23日,一行人在前往喀纳斯的途中迷路,偏离了行程,误行进入了哈拉都勒贡区域。随后,四人在毫无头绪的探路中走了一夜,但依旧没能找到正确的路径:

事发时喀纳斯的天气状况。图片来源:《女大学生新疆失联已被找到,结局让数万人流泪!》

郝某的脚已经冻伤行走速度越来越慢,四人商量后决定两位男士先走,找到人后回来救援,但没想到,这一分开就完全失去联系了。(信息来源:《女大学生新疆失联已被找到,结局让数万人流泪!》)

此后,黎某与“肚哥”经过一天的摸索,于24日晚23时爬上高处报警。25日上午9时,救援队成功找到两人。

获救的郝某被救援人员送下山。图片来源:《女大学生新疆失联已被找到,结局让数万人流泪!》

两天后,即9月27日21时左右,郝某被救援队找到,也成功获救,但任某一直杳无信讯。据郝某回忆当时情景如下:

我们一直坚持了五天,食物吃完了,我们饿了就找野果子,吃野草,渴了就喝河水,可是我的脚已经流血,走路也越来越慢。

27日中午13时左右,我们爬到了一座山的山腰,任某说她去高处看一下地形,让我在后面跟上,可我跟不上,就这样分散了。(信息来源:《女大学生新疆失联已被找到,结局让数万人流泪!》)

10月4日8时30分,经过近10天的搜救,终于在吐尔滚河距喀纳斯湖头约5公里处河道发现任某,并确认其已经死亡。经现场勘查初步判断死因为:穿越河流时不慎跌倒滑入吐尔滚河后身亡。

四姑娘山失联山友确认遇难

事故地点:四姑娘山区寨子坪

事故时间:12月18日左右

罹难原因:未知

罹难者:简阳33岁李姓男山友

12月13日,一名简阳33岁李姓山友独自一人前往四姑娘山镇,次日凌晨4时30分进入长坪沟景区,后一直未出沟。

18日下午16时30分,一直未等到李某出沟的同事饶某拨通了四姑娘山管理局户外活动管理中心的电话,表示李某曾于17日上午9时38分通过北斗救援定位系统发送自己在正沟的信息,后失联31小时。

李姓山友山难事故时刻表。图片来源:《又一悲剧!梦失四姑娘,谁为我们的户外梦负责?》

随后,三个救援梯队陆续出发搜救。今天(20日)下午,李某的遗体在寨子坪附近被发现:

今天下午1点10分左右,第一梯队反馈消息,在寨子坪附近发现失联者李某的背包,包内有水袋、防潮垫和套锅等物品,但没发现未打开的帐篷。

下午1点20分左右,终于在背包位置下方约500米处发现李某,经现场判断,李某已经没有生命体征,证实遇难。(信息来源:华西都市报刊登《四姑娘山失联驴友确认遇难 套锅用品和人相隔500米》)

包头山友登山突发心脏病死亡

事故地点:土右旗九峰山哈喇沟

事故时间:12月17日

罹难原因:突发心脏病

罹难者:包头一53岁男性山友

12月17日9时,包头市一行28位山友前往到土右旗九峰山哈喇沟登山,其中一名53岁的男子突发心脏病死亡。

据现场参与救援的山友王先生回忆,事发当天9时30分左右,他接到一位山友的求助电话:

那人在电话里说,他们一行28人乘坐一辆中巴车到土右旗九峰山哈喇沟登山,就在大家上山时其中一位男性驴友突发心脏病,急需救援。(信息来源:《北方新报》)

当日下午13时20分,当救援人员抵达事发现场时,该山友已无生命体征。

除以上山难外,去年还有以下若干起意外事故:

  • 4月20日,一名来自临沂的山友在前往日照市五莲县驼儿山攀登时,不慎坠崖死亡;

  • 5月珠峰攀登季,一周内共有四位外籍山友遇难;

  • 6月10日,一山友在敦煌雅丹景区外徒步探险走失。12日21时,搜救人员在距雅丹龙城东北方向约25公里处,发现已遇难的遗体;

  • 6月14日,广东韶关5名山友前往芦溪天池山登山时,遇山洪爆发,全部罹难;

  • 6月25日,一北京山友在门头沟登山时不幸猝死;

  • 7月16日,绵阳一山友在徒步北川陈家坝乡西河村三组马家道沟时,不慎落水溺亡。

雪线知道,每一位山友们的心中都住着一个类似约翰·缪尔或是马洛里的攀登先驱,所以脑海里常常会萦绕:

群山在呼唤,我必须离开。(来自约翰·缪尔)

但,任何一次背上行囊,踏出家门时,还请在心中默念一句:

活着回来,才是成功。(来自梅斯纳尔)

最后,祝愿2017年山友们都能快乐地走向山野,平安地回归家庭。

(全文完)


本文为“雪线之上”原创,已授权磨房转载。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13024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