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动的手臂和扭动的腰肢

ah
2008-02-04
  别以为一个城市的白天就代表了它的一切,乏味的白天可能只是假象。为物质奔忙虽然是广州人的使命,但他们善于将物质融化在生活里面,以致到水乳交融的程度。他们习惯在夜里璀璨地游走,在装饰精致的气氛里把生意做得不知不觉,顺理成章。   广州人非要把夜宵说成宵夜,就是为强调夜字,强调enjoy其中的快意。能够把激情的挥霍与赚钱的快感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只有夜。
  一切从夜晚开始被张扬。而这个城市的妖冶,从这一刻开始诞生和延长。
  嵩
  如果你问广州人“嵩”的确切意思是什么,大概没有答案。你会以为,嵩就是泡,其实在我眼里,“泡”已经out了。广州话里的嵩,本意是“浮沉”,更强调一种起伏的过程,从无形到有形,从看不见到看见,高高低低,漫不经心,好像一个人从水底慢慢地浮出水面。而且嵩的用法也更广泛,从工作到生活,无所不及。换句话说,泡是静止的,嵩是动态的,它的等同意思可以是泡,也可以是逛,还可以是混、溜达,代表的不仅仅是状态,还有态度。
  应该说广州人的夜生活习惯来自八十年代的灯光夜市,从那时候起每到夜幕降临,只要有灯光夜市的地方就人满为患,“嵩街”的习惯也开始蔚然成风。夜的街,到处是悠然自得的广州人。于是,做生意的人也改晚上谈了,桑拿馆、粤菜馆还有KTV,再就是顺便喝喝茶,唱唱K,跳跳舞,谈谈情。
  广州人约会,通常先约你晚上10点以后给电话他,因为他会在吃完晚饭,冲完凉后,舒舒服服地等你电话,然后不紧不慢地问你,怎么样,今晚去哪嵩?
  谁说广州没有风花雪月,只是你没融入他们的夜生活。当暧昧的情绪开始在这个表面理智的城市蔓延,时钟才刚刚指向零点。跟我走吧,出去嵩。
 
夜嵩:酒吧
 
  广州是一个两头尖中间大的城市,也就是非常有钱的人和非常穷的人不多,生活无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占大多数。他们不喜欢称自己“小资”,也不喜欢露富,再高级的白领也只是自嘲“打份工而已”,即使是中产也自称“草根”,然后极力和大家混迹在一起,所以他们之间并无明显界限,你很难判断在人群中谁更有钱。
  当夜的大门敞开,没有谁介意你是什么人。环市路是最早的聚集地,在这条长达9公里的路上,来自各行各业,南方北方,各个层次的男男女女,无论什么品位,什么口音,什么心情,总能找到一个适合他们的地方。从西面雍雅山房弥漫出来的滋补鱼头火锅的香气,到东面WindFlower和碟瓦传出来的重金属气息,你想怎么样,随意。
  最新派和最有可能激发暧昧情绪的地方,莫过于和平路。这是环市东的一条分叉,一连几个酒吧都是由别墅改建成,外墙被分别刷上了鲜艳的颜色。这里可能是广州“奇人异士”的聚居地,美女作家、足球明星、T形台的型男索女、身份万变的音乐制作人,各种各样的“广州宝贝”都会在月黑风高之夜来到这里,等待着没有边界的融入。这里有画展、戏剧、FashionShow、Party,甚至还有爱情的色彩。当香港的资深DJ打着七八十年代的老音乐,融在流离的光线,投射在红椅的暧昧上,一切是那么妩媚。
  经典推荐
  ChinaBox
  当我走进这个神奇的“盒子”,发现里面有很中国的东西,陶瓷花瓶,雕刻着如古画中花草的柱子,而最具意味的是红,从入口桃花树的红,门梁垂悬着天鹅绒的红,到密集如钉的皮椅的红……音乐却很西洋,楼下的R&B、Funky,楼上的Blues,Classics,像东方气质的巩俐在主演的《中国盒子》里说着英文。
  路点
  第一次走进这间酒吧,看到的就是挥动的手臂和扭动的腰肢。表演一直持续到零点,这期间,DJ偶尔客串,12点半之后,另一个高潮出现了:来自几个国家的组合BAND队更是热情如火。二楼是另外的乐土,在这里可以透过落地玻璃看楼下狂欢的人,然后要一杯喷火林宝坚尼,舒适地躺在沙发上,摇头晃脑。
  枕木
  英文名是“睡着的木头”。和前面那些豪华喧闹、灯光闪烁的场面相比,枕木很低调,有点自顾自地逍遥。露天桌子上有明灭的蜡烛,旧门,旧椅子,旧而朴素的花布吊灯,恍然是在时光的穿梭中,又回到了最初。店里还有旧时家里的用具,比如缝纫机,每张桌脚都是缝纫机的踏板,你可以随时踩上去,仿佛回到童年。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488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