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敦煌月牙泉重现沙泉共存奇景图

走四方
2010-07-15

月牙泉通过治理水位正在稳定提高

  月牙泉,古称沙井,俗名药泉,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市城郊西南五公里处,自汉朝起即为“敦煌八景”之一。因自古“山泉共处,沙水共生”,故以“沙漠第一泉”称雄。

  然而,因地下水位下降,敦煌生态环境恶化,月牙泉正面临干涸威胁。水域面积由1960年的22.3亩,萎缩到不足10亩,最大水深由7.5米降到不足1米。为保护好这一“沙漠千古奇观”,近年来,敦煌市采取禁止打井、开荒和引水、补水等多种措施,使月牙泉终于重现生机。目前最大水深已提升至1.8米。

  清朝时泉中能跑大船

  6月27日傍晚,记者一行来到了以“山泉共处,沙水共生”闻名古今的鸣沙山月牙泉边。

  景区工作人员介绍,月牙泉的形成与泉本身的地质结构、低洼地的地形条件和高定位的区域性地下水位三个方面有关。即较高的区域性地下水位是月牙泉形成的重要条件,也是月牙泉保持数千年不干的基本保证。

  同时,因环绕月牙泉的沙山南北高,中间低,自东吹进洼地的风会向上方走,沙子总是沿山梁和沙面向上卷,故而沙子不会刮到泉里,形成了沙泉共存的奇景。

  有文献记载,清朝时这里能跑大船。20世纪初,有钓鱼者游记称“池水极深,其底为沙,深陷不可测。”上世纪50年代测量,月牙泉水面东西长218米,南北最宽处54米,平均水深5米,最深处7米有余。直至1960年,湖水面积仍保持在22.3亩。

  月牙泉面临干涸威胁

  据了解,月牙泉作为沙漠中的一湾古泉,虽地处流沙中,但千百年来没有被掩埋,也没有出现泉水干涸,直至进入上世纪60年代,古泉水域才因生态环境恶化发生了些改变。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受当地垦荒造田、抽水灌溉,以及近年周边植被破坏、水土流失,敦煌地下水位下降影响,月牙泉水位出现急剧下降。1985年,月牙泉存水量降到历史最低点,平均水深仅为0.7~0.8米,泉中干涸见底,竟可走人。

  同时,因受近年多种因素影响,月牙泉周边的风向和风力原有的动态平衡也在遭到破坏,鸣沙山不断向月牙泉移动,形成合围之势。

处在流动沙丘中的月牙泉  “三禁”储水起死回生

  为解决敦煌生态问题,从2000年开始,敦煌市开始着手解救月牙泉行动。2004年,在全市范围内推行“禁止打井、禁止开荒、禁止移民”的“三禁”政策。同时,在农村加快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实施滴灌、管灌等高新节水工程。在城市实行阶梯水价、以水定产、用水定额等节水措施。

  在敦煌地下水位下降速度趋于平缓后,2006年底,敦煌市又展开月牙泉水位下降应急治理工程。通过在党河上游引水入泉、抽取地下水补给等措施,使月牙泉水位得到稳定和提高。

  “现在水域面积重新扩至到10亩,水位已提高了0.6米,最大水深达到1.8米,平均水深有1.5米。”敦煌旅游局副局长张健说。

  为进一步解除月牙泉面临的危机,今年4月,甘肃省地质环境监测院在月牙泉附近安装自动化监测仪,对地下水流场及环境地质变化进行实时监测。同时,为减小受水位下降和沙山掩泉的双重威胁,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也在月牙泉进行着沙山动态变化及环流特征专项研究。(记者冉启虎摄影报道)

  西行漫谈  放大城市的文化符号

  每个城市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文化符号。

  敦煌也不例外。但敦煌有一点是比较另类的,就是把属于自己的文化符号,有机地“武装”到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让城市的文化符号无限放大,又恰如其分。

  先是空中的。莫高窟的“飞天”、大漠深处的“驼铃”、壁画艺术的“莲花”,都让人快速联想到敦煌这个河西走廊的小城。敦煌人当仁不让,把这种城市文化做到极致,吊在空中的路灯,其造型就在“飞天”、“驼铃”和“莲花”上做文章。

  再就是房子上的。敦煌的城市文化符号无处不在,“把城市当成景观建,把单体建筑当成景点建”正是敦煌人放大城市文化符号的口号。行走在这座小城,丝路文化、壁画雕塑这些城市文化符号,随时在强调与敦煌这座小城的“一对一”对应关系。

  还有就是地上的。丝绸之路上沉淀的历史、文化、风情,都被敦煌人作为城市文化符号,在这座小城的每一个角落里反复强调。他们巧妙地将这些符号,以古钱币等具化的形态,保留在人行道的石板上。

  城市文化符号是一个城市的个性和独特标识,敦煌人放大城市文化符号,彰显敦煌城市个性的同时,也使人看到这些文化符号,马上就联想到敦煌,说到敦煌,立马就会想起这些与敦煌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城市文化符号。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160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