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礼:阿哈生日记

游走鱼
2004-05-18
阿哈生日记
游走鱼记
5月14日-给人希望,让人失望继而又给人希望的一天上午晴空万里,几乎艳阳高照,几乎肯定晚上的夜爬山活动将会如期,所以早上上班我就换上爬山的行头,再三问室友如此装饰是否会在办公室惊起蛙声一片,室友不置可否,于是便悻悻然坐班去了(liao第三声)希望一次;中午老天开始情绪低落,下水不断,而且越泄越大,大有如滔滔江水黄河泛滥之势,吾望漫天飞水,不禁怅然,完了(liao)完了(liao),此次登山就此打住失望一次;午休回来,见手机未接电话一枚,心有所悟,匆匆回电,果不其然,是吾姐-“Vera-忠诚:忠实:信念。”(msn)又唤雪竹是也,告知帮主阿哈广发英雄贴,召集各路驴游齐具新白鹿大酒店三楼330密室,共谋喜庆阿哈第m次寿辰,吾闻之大喜又是希望一次。席间听阿哈曾宣称:本帮主一年有寿日两回,一曰阳历寿日,一曰阴历寿日。初闻之吾甚是称奇,后回来细想,阿哈如此一说动机可能有三:一、阿哈对自己的生日情有独钟,一年一次着实不过瘾,所以一年须过两次才能聊以解馋;二、12日本有一次夜爬山活动被雨水冲走,好不容易14日卷土重来,老天却又口水相斥,为不使众驴友的热情就此遭雨水浇灌,阿哈突发其想,借生日之名以续热情,这样阿哈倒底生日几何就仍需考证了;三、宴会一始,吾窥见雪菲送阿哈书本大礼物一份,经初步判断,认为是床单、桌布、尿不湿之类,但绝非地毯,吾不禁歪想,兴许阿哈有以帮主名号召集英雄大会之际收受驴友贿赂之嫌,不过事实上与会者中了表心意者仅雪菲一人,想阿哈何等老谋深算,面对我等呲牙咧嘴吃客明知有来无往是不会拱手奉上冷猪头肉的,更何况饭后逛白堤, 安娜 曾与一辉就分担阿哈此次用餐费用一事进行磋商,阿哈听后曾一笑了之,那样的豪爽让我想起了萧峰。想来第三点着实有点牵强。
吾姐约我杭州大厦西,浙江展览馆南一旗杆下见,吾欣然受命,并破天荒的在做了长达一下午思想斗争后向我们头提出提前五分钟下班的荒唐无礼要求,头却点头同意,我狂喜中不及细想究其原因飞奔至156公车。公车启动不及一站,吾姐致电问候,
吾答曰: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还未进入指定地点,请您稍事等候。
杭城人都知道,周五下午16:0018:00城内各条主线路是一派繁忙,公车在期间停停走走,其速快不及老太小步快走,因此吾借此时机安座其中,低头闭眼作冥想状。车行至环城西路口,吾姐再致电问候,
吾答曰:快矣,快矣,不过八分钟而。
北京时间18点02分36.77秒,发生了一件意义非凡的事吾与吾姐在旗杆下碰头(这是吾第一次面见吾姐),发现吾姐肤色略显黝黑且面容娇好,属上帝早饭后的作品,那种刀功细腻,用力深沉的特点尽显吾姐脸上。付责任的说,与阿哈挂在论坛里的pp相比相去甚远,看来原版就是原版,盗版的就是较难忠实与原著。吾姐一看便知是既健康又有活力的美眉,有事实为证:(搁笔,熄灯,睡觉。原因:圆珠笔油告罄,待醒后续)
见面一始,吾姐就开始教训我:
行动迟缓,拖她后腿,如果赴约出现差错,拿我试问。
并且一路上对我不成熟、不风趣、不用心的言谈狠加痛斥,我只能抱紧阿哈的生日蛋糕作无辜无助样以求同情。此乃活力也。吾姐人小步巧,步频颇高,在人群中穿梭如“游蛇”(其本人属蛇也),吾不得不紧步慢追在其后,心忧:是否会有多事身强且喜色路人怀疑一男青年在戏弄一姑娘而将我摁倒在地,以博取芳心。此乃健康也。
两人行走20余分钟,至新白鹿大酒店,吾伸长脖子见店内已是人头窜动,吃客云集,杯碗瓢筷乒乓(取其音)作响,火爆一如恶犬闯入大型养鸡场闹腾。吾不仅理解吾姐为何要急速前往此处,同时又不禁为此次聚会能否有一席可供而担忧,此想法一出口,吾姐昂首入内抛下一句“早就订好了包厢”在她背后我的跟前,吾在门外听之释然,赶忙举步入内,紧随其后,直奔三楼。雨天脚湿,台阶上下的人多了也就比较湿滑,再加上我已步行许久,“为什么没有电梯,老板当我们是爬虫啊”,这回心中暗想不出口,不觉为老板的不人道而不爽,玄及有胸闷之感,赶忙眼盯我姐臀部一颠一颠的仅能容两把折叠伞的小背包(里面有我雨伞一把)以转移注意力,想吾姐可真是一个善良的人,顿时笑容溢脸。
进入330包厢,吾仰着头,为的是不让吾姐回头时看到吾在其背后绽放的笑脸,以免她认为我图谋不轨,却见天花板东西长约15m,南北宽约10m,粗粗合计面积有150平米。哦!好大一只包厢,这得放一张多大的桌子啊,那么我们吃菜是否要爬上桌去,幽幽走到一道“西施豆腐”前,弯腰压胳膊,屏住呼吸,慢慢下筷,轻轻提起,缓缓折过上半身,同时下身悄悄跟进,左手掌心下坠托于筷子下方显小心谨慎样,再碎步回座位,安座后,将菜送入早已积满唾沫的口中。不会吧,我在惊讶中目光急速下滑,眼前赫然出现一青年男子,身穿蓝色棉质略厚衬衫,鼻梁架无筐眼镜一副,小平头,一脸和善,说话时笑容同语言同至,让人想到餐前开胃红酒,不觉话口大开,吾姐后来一直与其聊的甚欢。见我姐正与他碰头,
“哦~~~~”
在两人一长声的唏嘘中,原来他也是手持英雄贴之人。此人乃robin ,爱好论坛潜水,之前叫×××,robin曾不厌其烦的提起过数次,我愣是没记住,毕竟我是新人,对以前咤听起来不大好理解的网名,脑子里是没什么概念的。
阿哈跟robin关系好像甚是笃厚,记得阿哈现身后,慎重其事的指着robin介绍
“他是作协的”
“做-鞋-的????”安娜不解的睁大她本已很大的双眼,得到阿哈真诚目光的回应。
“哦~哦~哦~”安娜似乎缓过神来开始接受自己的理解。
吾在一旁一听,不禁窃喜,吾正愁没有好鞋穿,就连今天穿的登山鞋也是好说歹说从同事那借来的,说不定robin兄会看在吾鞋资源的如此贫困对好鞋又那么有热情的份上,借着几分酒劲答应我给我五折、三折、一折的优惠价或者一高兴送我几双也有可能啊,哎呀,真是太好了!嘻!嘻!嘻!(撮手蹭脚)
想到这,我面带感恩的谄笑偷偷的看看robin,觉得他笑起来更加慈眉善目,有种乐善好施的博爱渗在其中。
“是啊,省作家协会的”阿哈肯定的一点头补充说,坚定的眼神不可辩驳。
“呃?哦,啊…..啊…啊.作协的啊”安娜恍然大悟,眼光闪烁,讪笑。
“哦…..呵呵…啊.”吾随声附和,心中不觉怅怅然,继而多了几分敬意。
吾环顾四周,才注意到包厢内东西一线设桌有3,南北一线设桌有2,共计3×2得6桌。也就是说我们只占据了包厢的1/6,不过就地理位置而言,包厢南线有两个相隔4米的供人出入的厢门,正好对着我们这一桌的东西两端,这及其有利于某些人非常时刻夺路狂奔和服务人员灵活上菜。心中不得不佩服尚未露面的阿哈的深谋远虑。由于robin和吾姐俩最先到达,又由于我们不能久站不座,还由于的确有必要为介时吃喝培养坐姿,于是乎robin和吾姐款款落座,至于我由于无话可搭,他(她)们两又言投语合,因此脑子有闲更早的考虑是坐还是站的问题,早就一屁股做了下来。起先吾姐居中,右手位robin,左手位我,随即,可能考虑到与加一小弟坐在一起甚是丢份,借口1、空调气冷2、我这小弟坏坏的,与robin对调了位置,于是成了robin居中,右手位吾姐,左手位我。
接下来各路英豪陆续到来。雪菲语气平和,态度温暖,坐与我左手,我与她寒暄几句便自顾低头喝茶作沉思pose。而后今晚主角,一起游网站舵主阿哈现身,七分裤,粉灰色体恤,胯腰包一个,有点象香港的×××明星(不很出名),一眼望去可以有两种猜测:要么是过分精明的城市浪人,要么就是精明十分的路边商贩。同如此重量级人物吾平生还是第一次照面,加上吾生性腼腆,只是跟阿哈轻声打了个招呼
“你 :§”
本来想说出“你好”两字,但心里一紧张,“好”字便省略了。幸好阿哈忙于酒宴召集、点菜和座位安排以及盘算是要两桌还是要一桌,于我如老熟人般应声
“恩”
就忙开了。我突然觉得口舌干燥,脖子发酸,肩膀发胀,腹部搅动,臀部紧张,两腿发麻,赶忙遏制住亮出胸脯肌肉让阿哈签名的冲动,这时吾手心发汗,脚心发臭,全身一激灵,左右眼眶各挤出透明液体半滴,迅速滑过“小龙人”牌剃须刀推的很光洁的脸颊,在下颌处汇成一颗心状物,悄然滴落,我急急埋头掩饰失态。阿哈一个有魅力的成熟男人!!!!!
安娜与国王来了,安娜脸部白皙丰润,语音错落有致,(不知她是否愿意女扮男装替我接手普通话等级考试)礼数周到,气质甚佳,从四面八方看怎么地都应该是央视作名人访谈的女节目主持人。国王是安娜的女伴,喜欢不时低头同安娜窃窃私语。水朝风隐和cpu是在我与安娜和国王示意之后转头与雪菲搭讪时突然发现他们已经安然坐定,水朝风隐外表憨厚,内心热情激越,爱与女孩开健康玩笑,还富有同女孩一起作游戏的合作精神,而且还是位不喜喝酒,见酒脸红的好好先生;cpu显然是位知道不能在公开场合抽烟的老烟枪,外表零落,印像中不休边幅,觉得是一位城市中略带颓废情绪的自由职业者。郁棕有着跟她工作服一个彩的肤色,而且活波开朗,善于小鸟依人,一来就被阿哈招致左手位坐下,(常人吃饭右手持筷业务繁忙,左手只端酒杯闲的很),真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白衣天使啊!弄潮儿着红装现身,白净细瘦,斯文健谈,怪不得能写出一手好文字。突然众人在阿哈带领下开始起哄
“一辉好!一辉帅!一辉好!一辉酷!”
“一辉之帅西湖游人竟獗倒,一辉之酷胖妞减肥有指望”
身着红色圆领汗衫的一辉在众人高歌中匆匆入场,偶后来发现一辉浑身还充溢着田鼠一般的可爱劲,可能是由于一身帅酷使一辉无忧与自身,于是乎便先他人素质之忧而忧,一顿饭下来
“某些人的素质******”的感慨吟咏不下三回。
程程是在阿哈酒过三杯我酒过三小口之后赶来的,要不是因为是宇宙小美女的缘故,定被阿哈封杀在饭局之外,于是乎大伙赶紧亲密的挤了又挤,这张原本只能容下810人的圆桌,现在已经有14位食客围坐周围,不知酒店老板是否应该考虑将有关酒店经营规模的宣传语改成“经权威的“一起游”俱乐部测评,本店可同时容纳X × (1+40%~75%)的人同时进餐”(X为酒店原用餐规模)。而此时我们已经是椅子对椅子,胳膊肘碰胳膊肘,动作空间已是相当局促,我更是拱手缩背,提臀抬肘小心翼翼。英明而又够英雄的阿哈说
“要是再来人,美女留下,男的发配”,
安娜不愧具备主持人反映灵敏,敢于维权,针锋相对的素质
“为什么不是男的留下,女的发配呢?”
值得庆幸的是此后再也无人中途插队,使得男女双方相安无事。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8998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