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再起与谢安(ZT)

阿哈
2004-03-29
东山和淝水

临安西径山之北有山名东山,苍崖浚谷,清幽宁谧,史载东晋宰相谢安(320-385)曾隐居于此,留下了“谢傅东山”这一千古人文景观,距今已近1700年的历史渊源。
谢安,字安石,东晋孝武帝时人。谢安在出仕为官以前,曾经长期隐居于西径东山,直到四十一岁始出山济世。从此便一发不可停止,官越做越大,名望也越来越高。尤其是成功地指挥了享誉千古的“淝水之战”后,更是奠定了他千古名相的不世功业,成为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东山再起”这一妇孺皆知的经典成语即由此而来。如果按前人的说法,这便是在向天下人诏告,西径山水不但是一处能修身养性的明山丽水,更是一处厚积薄发、等待成功的风水灵秀之地。
显然,谢安在整个谢氏家族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其长期隐居的东山和建立伟业的淝水是谢氏家族永远引以自豪的两个象征符号。
淝水之战是谢安政治生涯中的里程碑,也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淝水之战发生于公元383年,当时前秦皇帝苻坚已经统一了中国北方,企图进一步灭亡东晋王朝。苻坚动员了全国的兵力,以步兵60万、骑兵30万,号称百万雄师,向东晋王朝发动了进攻。当时东晋的可用之兵只有8万,敌我兵力非常悬殊。按理说,作为一国宰辅的谢安,在这个非常时刻应该整日忙于军国大事,商讨对敌良策,而他却在漫不经心间把有才能的将士一一安排妥当后,依旧过起了游山玩水、琴棋书画的悠闲日子。大敌当前,人心惶惶,惟有谢安依然潇洒自如。
最后,由于前秦统帅苻坚的骄傲轻敌,淝水之战以东晋将士的完全胜利而告终。当胜利的捷报传来时,谢安正在与客人下围棋。看完捷报,他轻轻把信件放在一边,继续下棋。直到棋局终了,客人问前线有何消息,他才慢条斯理地说:“小儿辈们,已经胜利了。”不过,等客人走后,他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跑过门槛时,把木屐底下的屐齿碰断了都没有发觉。有人评说谢安这是“故做镇定”,但正是他的这种镇定自若才使得前方将士的心安定下来,也使全国上下的人心安定下来。
淝水之战不仅保全了东晋王朝的半壁江山,也使得谢氏家族进入鼎盛时期。战后论功行赏,谢氏家族中有四人被晋封为公卿,一门四公,举世无双!
淝水之战也为文学史做了贡献,留下了“东山再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经典成语。



名 士 风 流

谢安不仅是一位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而且也博学多才,被誉为东晋名士之冠。谢安精通玄学清谈,深谙儒家经典。所谓清谈是当时社会文化的风气,“清谈”谈的是哲学,是对人生和世界的看法,这就要求具备很高的文化素养。谢安在文学艺术上也很有修为,颇有成就:他能诗善文,后世留存的诗作虽然不多,却也都是字字珠玑;他爱好音乐,精通乐理;他曾经跟“书圣”王羲之学书法,后人把他作为东晋书法家之一;他对“画圣”顾恺之的画品评中肯,很有见地,是鉴赏绘画的行家。
无庸置疑,谢安是非常成功的名人政治家,是他那个时代的公众人物、明星人物,世人对他的仰慕绝不亚于当代人对各色明星的崇拜程度,可以举谢安的两件轶事予以说明:
谢安有位同乡被罢官回乡,缺少回家的盘缠,身边只有五万把难以换钱的蒲扇。谢安想帮助他,就从中随意拿了一把蒲扇,在很多公共场合都拿出来使用,十分潇洒。不久,人们都争相购买蒲扇,效仿谢安的举止。这位老乡不仅解了燃眉之急,还发了小财!
更有趣的是,连谢安生理上的缺陷也成了人们羡慕和仿效的亮点。谢安祖籍河南,讲话时带有北方口音,加上患有鼻炎,音调就更浓浊了。据说他用这种声调朗诵诗文时别有一番韵味。于是,士人争相效仿谢安说话的声调,学得不像的,竟然捏起鼻子来讲话!如今的电视上经常有模仿秀的节目,如此看来,谢安恐怕是有史以来出现的第一个被模仿秀!
在谢安的一生中,隐居和做官大约各二十年。他隐居时是风流名士,做官时是风流宰相,可谓一生风流。南朝齐国(479-502)政治家王俭曾说:“江左风流宰相,惟有谢安!”
在中国历代传统文人的内心中,既有安邦治国、荣取功名、光耀祖先的“入世”功利的一面,又有独善其身、向往隐居生活的所谓“出世”高雅的一面。这两种矛盾心境的结合,形成了历代文人们既与世俗保持着密切联系,又不免寄情于山水、讴歌隐士风流的生活写照。而谢安在隐居时并未忘却家国,做官时也并未忘情山水。这些都说明,谢安既追寻个人的精神自由,也不推却应尽的社会责任。入隐山林和出仕为官这两个看似矛盾的方面,在谢安这里发挥到了最理想、最合意的境界。难怪谢安会成为后世历代文人永远仰慕却难以企及的典范。



东 山 情 缘

由于“东山再起”的文化缘由,“谢傅东山”这一千古人文景观成为历代文人们仰怀于心、挥之不去的文化情结。李白、苏东坡等历代名人终至不约而同地乘坐历史之舟,亲临踏访东山故地,并留下传世诗文,让东山的悠悠情怀亘古流传。特别是李白,他对谢安非常仰慕,写了很多关于谢安和东山的诗歌,如:“不到东山久,蔷薇几度花。白云他自散,明月落谁家。”又如:“安石在东山,无心济天下。一起振横流,功成复潇洒。”
据《晋书谢安传》载:“(谢安)尝往临安山中,坐石室,临浚谷,悠然叹曰:‘此去伯夷何远!’” (注:伯夷是周武王时著名的隐士,因反对武王讨伐商纣,不食周粟,饿死于首阳山。另据记载,伯夷还是谢氏后裔的始祖。)
如今古人隐居时的塔院、亭榭、小桥虽已不复存在,但昔时江左风流、苍崖浚谷的人文风物依然犹存。
对此,李白有“晋代衣冠成古丘”的感叹,而唐朝诗人刘禹锡更写过一首很伤感的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乌衣巷是六朝时期谢氏等世家大族在建康(南京)的聚居地,荣耀一时,富贵一方。可惜的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谢”指的便是当时的两大世家大族。诗歌虽伤感无奈,但昔时的伤感却因了后人对谢安的追崇而成就了今日旅游的繁荣,真可谓是天道无常却有情!
乐于怀古的后人为纪念谢安,在其隐居过的“谢傅东山”建筑了古朴的安石山房(谢安纪念观)。山房里供奉着谢安的石像,陈列了有关谢安的史料记载以及历代名人到东山游历的题咏之作。正堂的题额“江左风流”自是后世文人、史家对谢安的崇高评价,题联“整顿乾坤将相,归休林壑渔樵”分明地说出了谢安既有经天纬地之才,又热切向往隐居生活的志向。
印度诗人泰戈尔曾写过一首小诗:“像宝石般的不朽者/并不夸耀他年代的久远/而是他那顷刻的闪烁。”谢安已远离我们1700年了,可是正如诗中所说,后人对他的敬仰并非是因其年代的久远,而是在他短暂的政治生涯中所创造的辉煌历史和光照千古的隐士风流。
到了现在,人们依然难忘东山情怀,只是游览故地的心境与古人已有所不同。随着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人们更热切地希望事业成功。因此,“谢傅东山――东山再起”便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理想的精神寄托。相信经过“东山再起”的跋涉,人们心中一定会浮现出构画人生美好蓝图的豪情!正如西径山风景区的建设者自信地吟出了当代的《东山行》:

东山再起意踌躇,胸中豪气自不灭。
愿为鲲鹏负青云,不作燕雀伏丘垤。


 

参阅书目:
1、《晋书谢安传》 (唐)房玄龄 等 撰/中华书局
2、《宣统临安县志》
3、《临安文史小丛书―双林山》 临安政协文史工作委员会编/1995
4、《谢太傅安石纪念论文集》 世界谢氏宗亲总会编辑/1994
5、《华丽家族――两晋南朝陈郡谢氏传奇》 萧华容 著/1994三联书店
6、《中国通史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 白寿彝 总主编/1995上海人民出版社

Z
版权声明:一起游平台已实行用户实名制,用户注册/登录即默认遵守平台 注册协议 要求。平台所有发布内容和图片版权归发布者所有,如有侵犯其他著作人权利,由发布人自行负责!如您发现本平台内容侵权请联系:邮箱:163828@qq.com ,电话: 13903067750
394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