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家人自驾俄罗斯二锅头贿赂警察图

走四方
2015-09-16

俄罗斯这里的油价便宜,每升只合人民币3到4元,高速路也不收费。

这个暑假,武汉教师范兴宽一家人,完成了筹划已久的异国自驾游。他们在伏尔加河畔回味小时候学过的“纤夫”课文,在红场吟唱那首耳熟能详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路走一路体验世界。

世界那么大他们想去看看

44天,23846公里,从武汉自驾到俄罗斯,再转道哈萨克斯坦回国。这个暑假,范兴宽夫妇觉得很充实。

范兴宽是武汉市第二轻工业学校的老师,妻子刘剑在和平中学任教,两人都是1979年出生。2009年,女儿范明萱2岁时,这个家庭拥有了第一辆车。一家人开车游遍武汉周边,也去过北京上海江苏等地。

为方便出游,夫妻俩专门换了一辆旅行车。“准备了帐篷,后排座位放倒后可以当床。”去年暑期,他们自驾去了西藏“试水”。今年暑期,他们决定到国外走一走。

考虑到南方偏热,北边的俄罗斯成为首选。




车辆出境必须办理ATA,也就是货物通关护照。一般来说,自驾到俄罗斯的车辆大多从内蒙古满洲里出关,范兴宽曾托人在当地办理ATA,却不太顺利。他曾想过从蒙古过境俄罗斯,因不能通行放弃。

最后,打听到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武汉市分会可以办理后,他直接赶到汉口台北路。递交相关材料后,终于在出发前拿到了ATA。工作人员说,这是武汉办出的第一个自驾出游的ATA单证册。

此次出游,范兴宽不仅带上了妻女,还带上了侄儿乐乐和64岁的岳母吴艳香。

7月16日,一车5人从武汉出发。他们与在网上征集到的山东车友“蓝雨”等4人会合后,两辆车结伴前往俄罗斯。




旅途自己做饭高压锅大派用场

7月18日,两车顺利从满洲里出关。

一车5人要在俄罗斯境内逗留一个月,范兴宽的预算是5万元。

“我 们带了20公斤大米,还有一壶两升的油。”出发前,范兴宽准备了大量物资,车子成了一个小型储藏室,锅碗瓢盆等一应俱全:瓦斯气炉可以炒菜,小锅可以下面 条,简易桌椅可以放置东西兼做饭桌,帐篷可以露营。车友“蓝雨”还带了大量的黄瓜、肉等材料,直到他们离开俄罗斯,茄子都没吃完。

最让刘剑得意的是带上了高压锅,虽然有点重。这是她在网帖上学来的经验。高压锅煮稀饭只要一刻钟,蒸米饭只要8分钟,最重要的是可以快速炖汤。“在路上,能喝上一锅有滋味的汤很惬意。”

这更像是一次长期野炊,一路上,孩子们都很兴奋。

在俄罗斯喀山,他们在超市买了蹄髈,和土豆一起放在高压锅里煨汤,每人吃了一大碗还意犹未尽。

这几年,范兴宽出游时都带着岳母。“有她在,更有家的感觉。”老人曾一起去过西藏,除了长途坐车容易疲惫,一直游兴不减。她也越来越适应这种旅游方式,不仅包揽了做饭,还兼带照顾孩子们,让女儿女婿把主要精力放在行程安置上。




晚上七八点钟,天越来越黑的时候,吴艳香就会提醒女婿尽快寻找住的地方。

他们一般选择到服务区等有人管理的地方安营扎寨。有时,直接与户主商量好后,就在院子里搭起帐篷。一开始经过的都是俄罗斯的乡镇。风景很不错,木制的房屋和结构很有风情。在清澈的贝加尔湖畔,一大早看到太阳缓缓升起,美得像一幅画。

进入到稍微繁华的城市,一行人还是会住进旅馆,“要照顾到老人的身体,也要洗漱休整。”

感受北极圈 2小时黑夜

一路向北,一行人切身感受着俄罗斯风情。在去往喀山的路上,经过一条河流,一对老夫妇在钓鱼。戴着头巾的老妇人拿着鱼竿,冲他们扬起钓到的鱼,笑容灿烂,旁边是一大片绿浪翻滚的麦田,恬静适意。

游 完喀山国立大学,前往莫斯科金环小镇时,路过伏尔加河。范兴宽想起小学课文《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多么遥远,又多么亲近。在河边驻足时,他忍不住讲起纤 夫,孩子们睁着可爱的大眼睛听得津津有味。之后到达莫斯科,他们在红场上边走边大声吟唱那首耳熟能详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这样开着车子慢游,孩子们在沙滩上尽情玩耍,采摘路边草丛里的蓝莓,在广场和鸽子玩耍,游览历久弥新的冬宫,每一个画面里都留下绽放的笑容。

一行人还去了并不在行程单上的基日岛。12世纪,大批俄罗斯人迁移到此,形成了村庄。居民们展示了织布、捕鱼等原生态场景,一睹俄罗斯人早期的生活。

越往北走,时差越大,到达北极圈所在的摩尔曼斯克后时差接近5小时。

听说北极圈的一些日子没有黑夜,萱萱和乐乐都很激动,一路上不停地看着车窗外。

晚上八点左右,他们到达摩尔曼斯克,顾不上休息,吃完饭后在大街上溜达。来的不是时候,还没到看极光的季节,当时的夜晚有2个小时。

直到深夜12点,天空似乎都还是亮的,大家体味着北极圈的与众不同。第二天一觉醒来,谁也不知道,夜晚究竟什么时候来了,又什么时候走了。




拿二锅头与俄交警套近乎

在俄罗斯境内,他们逗留了30天。

这一路上,他们曾一天狂奔1300多公里,也曾停留在某地细细品味。“基本是按照攻略来的。”刘剑的笔记本上记有要点,景点的路线、如何乘坐地铁、语言翻译等资料,加起来有厚厚一本。

当然,在旅途中随机应变很重要。

由于不清楚交规,开始几天,范兴宽总是被交警拦下,原因是超车。

俄罗斯的高速公路与国内不同,双向各只有一车道,中间没有隔离带,路上有很多慢速大货车。第一次超车后,他被交警拦下,只能微笑点头说“涅特(不)”,对方无奈放行。

第二次,两辆车同时因超车被拦下后,交警似乎玩起了真的,要他们出示证件,还要罚款。“我们挤出一堆笑,拿出二锅头,使劲说对不起,估计人家也没懂,叽里呱啦一阵,放行。”出发前,刘剑特意准备了8瓶二锅头,还准备了茶叶和香烟。中国式人情在这里似乎也通用,有时候说说情就过关了。

这里的油价便宜,每升只合人民币3到4元,高速路也不收费。

借助翻译软件和肢体语言,他们顺利找到了医院、商场、超市。孩子们也习惯了动手搭帐篷和铺好车床。空闲的时候,还会拿出暑假作业来赶一赶。

回国前,他们在大使馆办好相关证件后,借道哈萨克斯坦从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入关,一路返回武汉,8月26日赶到家中。

“5个人44天的总费用33000元,没有超出预算。”现在,范兴宽夫妇已开始计划寒假的家庭自驾游。

来源作者: 贺俊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26996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