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照片赫达莫里逊HeddaMorrison看中国

走四方
2013-03-14
Hedda Morrison(1908-1991)女摄影家,生于德国。1933年-1946年她在中国度过,拍摄了大量高质量照片。1991年Hedda Morrison在澳大利亚去世,根据遗嘱,她在中国大陆13年间拍摄的一万多张底片和六千幅照片全部捐赠给哈佛大学的哈佛—燕京图书馆。




  Hedda Morrison原名Hedda Hammer,1908年出生在德国斯图加特,1933年她已经在慕尼黑学完了摄影课程、做了一阵摄影助理、有一定实际经验,此时她看到一份摄影刊物上的广告,德国Hartungs图片社招募一名女性摄影师,注明必须是德国东南部的兹瓦本人,懂英语和法语,工作是去主理图片社在北京的分部。她说“这简直是为我度身定做”的,而且此时的她不喜欢当时德国的政治状况,所以虽然工资不高(所以才要女的),她立刻决定应召前往。分别时家人送她两件礼物:一把防身用的手枪和一把雨伞,两件东西在她从意大利Trieste港上船之后,都马上被丢进了海里。





前门牌楼


北京西四牌楼


  从此她开始了在北京的摄影师生涯,她住在当时法国领事家中,经常单独行动,除了北京城内,她还独自去了周围的西山、山东承德等地。1938年她离开了Hartungs图片社,开始为当地的外国商人、艺术家提供摄影服务,1946年她和英国人Alistair Morrison结婚之后离开北京,和丈夫一起在香港住了一年多,后来随夫去了后来成为马来西亚一部分的沙捞越。

东便门


  作为专业摄影师,除了有较好的技术和经验之外,她也拥有较好的设备和器材,她常用的是一台Rolleiflex双镜中幅相机,拍摄建筑时会用一台9×12cm的Linhof Satzplasmat,这些都让她的作品呈现较高的质量和艺术性。与其他西方摄影师不同的地方是,因为常驻北京,她对当地风土民情了解比较深,喜爱这个城市和居民。在北京的13年她拍摄了超过1万张底片,这些底片和她自己印出裁剪的近6千多张照片在她身后都捐给了哈佛大学的燕京图书馆。燕京图书馆扫描了所有照片,可以在网上浏览搜索。

 

戴蒙古帽的孩子


北京西山以西拍摄的戴耳环的女人

  当然她不是新闻摄影记者(当她来中国时还没有这一概念),服务对象是旅行社、游客、作家、收藏家、艺术品商人等等,所以在这5千张照片中,没有多少是新闻事件,大部分是建筑、环境、各种日常生活等。另外在燕京图书馆林希文(Raymond Lum)的一篇文章中说提到说她故意选择不拍摄当时北京丑陋的一面,除了因为她喜爱北京、希望呈现其美好的一面之外,也是因为作为一名商业摄影师,她“知道什么照片好卖”。不过在这本书中,除了风光景物和风土人情外,倒是也有她认为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不是乞丐——“他们都是有组织的”,而是那些拾荒者)的照片。



景山与三座门

  这些照片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话,是没有记录每张照片拍摄的具体日期,1933-1946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记录不容易猜测哪张是哪一年照的。


富家的孩子新年祭祖


  她1940年在北京结识了英国人Alistair Morrison(著名的《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George Ernest Morrison的二儿子)。1946年两人结婚后离开北京,先是去了香港,然后随丈夫去了当时还是英国殖民地的沙捞越。作为政府官员的妻子,她继续从事摄影活动,出了好几本沙捞越的摄影画册和回忆录等。1948年她曾短暂地回北京收拾东西,下一次去北京要到30多年后的1979年和1982年。



Hedda Morrison拍摄的月光下的天坛圜丘


  此时她钟爱的北京城墙已经荡然无存,代之而起的是高楼和烟囱。她虽然对此失望,但批评的态度还是非常温和的:“很容易让人质疑的是,让北京发展到今天这样庞大的规模、以及在这一干旱的地区建立这么多工业是不是件好事。如果能采用一个更具想象力的规划方案,能不能至少保住北京的城墙。尽管如此,北京依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城市之一。”

  Hedda Morrison 2001年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去世,她的丈夫Alistair Morrison于2009年去世。



齐化门冬日雪景


  Hedda Morrison在中国的摄影作品,于1987年被牛津大学出版社在美国出版,题为Travels of a Photographer in China, 1933-1946。她在香港拍摄的作品也于2005年由香港大学出版社出版Hedda Morrison’s Hong Kong: Photographs &Impressions 1946-47。她的这本A Photographer in Old Peking曾由北京出版社出了中译文,名为《洋镜头里的老北京》。


大栅栏



在周末和休息日,她都骑自行车游荡于北京城之中,用镜头记录了上世纪三十、四十年代的北京。她说过,“世界其它城市中,没有一个的城墙比得上北京。”

故宫角楼


  1936年,27岁的Hedda Morrison到北京西部旅行。她的旅行路线大致沿着今天的108国道向西,一直到达“野三坡”地区。当时而野三坡刚刚纳入现代文明社会不久,充满神秘传奇区域。民谣曰“野三坡,野三坡,燕王扫北没扫着。头上束着野雀窝,穿的鞋子向上撅。清朝不让进考场,祖祖辈辈血泪多。”。到20世纪初期,坡内民众仍着明时服装,行明时风俗,实行“老人官”管理。直至民国十八年,涿州才在当地设辖区,纳入政府管理。此后仅7年,即1936年,可以说对大多数中国人,野三坡还是陌生领地的时候,Hedda Morrison作为来自欧洲的一名年轻女性,深入这一地区,拍摄了专集《the Lost Tribe country》,以300余幅照片纪录了当地的真实历史。

冰上健叟


 

敲木鱼的尼姑


 

白云观是道教的庙宇,新年前来朝圣的人很多

 

白云观庆典上用的纸钱

 

白云观内的小宝塔

 

桥下吊着木制的空方兄,假如能用钱币击中中间的小球能给你带来好运


 

白云观的一位道长,后来带我(莫里森)游览华山

 


一位专业乞丐

 

东岳庙,另一座道教的庙宇,塑像展现了人死后将得到的报应

 

新年城隍庙中的火神

undefined

牌楼


 

牌楼


undefined

街头小孩


undefined

冬日下的一家人

 


undefined

卖玩具的老头和小顾客


undefined

芦苇编制的玩具




undefined

拣废纸的孩子




女叫花子和她的孩子,多年来我经常看见她,她总看上去象是怀孕了

undefined




棺材店门口晒太阳的老头

 

undefined




坐在太阳底下绣字的女裁缝

undefined




雪后的前门街


undefined




冬日里的沙尘暴

undefined




(上)黄包车是北京即便宜有高效的交通工具

undefined

(下)骆驼祥子在睡觉




左上角的妇女和她的孩子和黄包车夫讨价还价,假装要离开,然后黄包车夫会叫他们回来,减低价钱

undefined


老式装璜的商店

undefined




前门附近的一条小街,满是身着长衫,脚蹬布鞋的人群

undefined




(上)抽鸦片的手势

(下)烟店的老板娘,生意不好时也抽几口大烟

undefined




一名失意的演员在抽鸦片,不久他就死了,烟馆的人们照看他的孩子

undefined




婚礼

undefined




(左)婚礼上的吹打手

(右)讨赏钱

undefined




富家的葬礼


undefined




死者的家属披麻戴孝,漫天飞舞着纸钱


undefined




伴随的和尚为葬礼演奏


undefined




死者的儿孙向棺材下跪

undefined




路边的算命先生

 

undefined




很多算命先生是瞎子,手提小锣,漫游于大街小巷中

undefined




街边的理发师傅

undefined




街头卖线的,手里敲着小鼓

undefined




前门西侧天桥市场中的一个小贩

 

undefined




卖鸡毛掸子的小贩


undefined




卖糖面人的小贩


undefined




捏面人


undefined




春秋季,隆副寺是买卖鸟的市场


undefined




隆副寺市场上的女顾客


undefined




老人坐在路边欣赏他的蜂鸟


undefined




西伯利亚蜂鸟


undefined




一位绅士在琉璃场挑选古玩


undefined




琉璃场的字画


undefined




卖干枣的小贩


undefined




卖糖葫芦儿的小贩(儿时的最爱)


undefined




冬日午休的布商


undefined




卖棉被和棉衣的小贩

undefined




undefined
五谷杂粮店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119799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