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成人电影AV女优背后病态淫生揭秘组图

走四方
2012-09-17

俄罗斯文豪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开篇写道:“所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个的不幸。”

由此观照日本的“成人电影”,那些AV女优,并非用一个“淫”字就都可以概括了她的人生,其背后的种种难以言喻的动因,隐含着生活无法言述的艰辛,更折射着一个病态的社会。


为了探究这个社会,看看日本AV女友接拍的背后:


——21岁的惠美在一家日光浴美容店做店员。不久前,她开始跟一位24岁的男人同居。后来发现,这个男人都会播放吉泽明步的AV,一面看一面对吉泽明步赞不绝口。

谁料,后来这个男人与惠美分手,惠美就下决心自己去拍AV,她说:“我要让前男友知道,我比吉泽明步更加出色!”


——一个名叫A子的东京名门女子大学的21岁女性要求拍AV。拍摄前,她跟导演商量情节,发誓要“努力工作”。可是,到了开拍那一天,她没有准时抵达摄影棚。

几天后,中介人给她家打电话,她母亲接电话说:“我女儿因为换血癌去世了。”原来,A子是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才想在AV中留下靓影的。

undefined


——她的父亲是在东京霞关工作的公务员,母亲是专业家庭主妇。让人搞不清楚的是,她的父母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就会当着她的面观赏AV。

结果,17岁的时候,她与男人发生了第一次性行为。然后,她去拍AV,对中介人这样说:“我内心里有当AV女优的愿望,是由于想扮演童年时代看到的AV女优。”

——她并不缺乏“性伴侣”。她在高级会员制的婚姻介绍所里登记后,与36个会员有过性爱,并且在事后分别收费。尽管如此,她还是执意要去拍AV。

她说:“跟太多的人肌肤相亲后,心里有一种空虚的感觉。我不是人,而成为了泄欲器。可是AV嘛,女优是主角,我想我能确定了自我存在的意义……”




——26岁的雅美在电车里面碰上了色狼——“痴汉”。她在被抚摸的过程中,心情格外地兴奋。最后,两个人一起下车去了情人酒店。有了这样的刺激后,雅美就去拍AV,处女作就是“痴汉系列”。




可是,AV拍好后,雅美说:“心情好兴奋,但是没有遇到色狼时的那种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呢?”从此不干了。


——她从茨城来,是东京都里一流大学的一年级学生。几经盘问,为什么想拍AV,她说自己在做家教,教着两个中学生,接着讲:“教学生教多了,我就担心,万一跟哪个男学生有了不寻常的关系,我该怎么办?于是,我就想拍AV,首先体验一下。”这样,她凭着一颗探索之心,拍“家庭教师系列”。

——她丈夫经营者一家建筑公司,本身拥有两所房子和一座别墅。就是这样一个家庭的33岁的名流夫人,却要求拍AV,其理由是:“我要解消无性生活。”

据说,她在叙述自己性爱经验的时候,一双眼睛湿润了,但神情看起来好兴奋。当在会客室里面拍写真的的时候……由此,她开始拍人妻AV的系列。

——两位家庭主妇,一位39岁,一位45岁。前者像鹤田真由,后者像天海祐希。两人交情很好,约定一起应征AV。前者说:“我们两个人都没有性生活,我们的老公冷落了我们。”

后者说:“于是,我们就想到了拍AV,因为拍AV可以解消我们的苦闷,同时还有钞票可赚,另外也不用担心染上性病。”


——至今,日本仍有为了养活家人,甘愿牺牲自己,接拍AV的女人。一位女性这样叙述自己拍摄AV的理由:“父母离婚后,我跟母亲、弟弟以及妹妹四个人居住。

弟弟妹妹都是高中生,母亲的收入不足以负担一家人的生活费。所以,我必须出来赚钱。”作为姐姐,她希望能够挣更多的钱供弟妹读大学。

——位单亲妈妈,父职母职一身挑,工作家庭蜡烛两头燃。出演AV以后,无可奈何地把孩子带到AV摄影棚。当她跟多名男优翻云覆雨时,孩子就在一旁熟睡。

一旦孩子在拍摄中途醒来,放声哭泣,拍摄就被迫中止,让她给孩子哺乳。待吃饱的孩子再次入睡后,工作人员们才能够复工拍摄到深夜。

蒋丰,日本新华侨报主编。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来源作者: 蒋丰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124601001